收藏 |在线留言 |联系我们 欢迎您来到中国顺笛【官网】官方网站!

13307233511

点击咨询
产品中心广告
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笛箫知识

浅谈音乐与技巧

栏目分类:笛箫知识

      这章竹乐内容,多有点附庸之意,而非言之灼灼。而引起写这章文字的来由,则是来自一个非音乐朋友的谈话。他言道现在的很多吹笛人都很油,而这个油,他意味的是多喜炫技,尤其是在于音乐结束或是起承转合处,喜欢用滑音等炫技技巧。

  我记得在我学习声乐的那些年里,对于音乐的理论是涉及较多的时候。声乐讲究呼吸自然,吐字如对人语,而非故意做作。就像我们当时对于声乐演唱中的一个很大的批评,声乐演唱者把自己感动哭了,这是最大的耻辱。乐者是一个叙述者,而非经历者,音乐所要带给人的是感动,而不是感动自己,如果你将自己感动,而听者无动于衷,那么演唱最为失败的。你可以演唱过程中,破音跑调,这都是在技术范围可以理解的,就像笛膜破了,再大的大师,都是无辙的。如果你把自己唱哭了,那么稍懂音乐的人都会对你的演奏报以最大的哀愁。

  而竹笛也是一样,音乐如徐徐道来,而非故作疼痛。就像我们听很多人演奏的一些作品,分为两块,竹笛名曲,流行乐曲。竹笛名曲,我们发现一个规律难有超越原奏者的出现,为什么?音乐讲究,情之所至方为声。我们无论是简广易先生的牧民新歌,还是魏显忠先生的扬鞭,这都是最为优秀的版本,而其中到现在也没有人刚说比简广易先生吹得好的牧民,就即使如俞逊发先生,亦是对此曲未能达到前者之境界。而这就像我老师说,简广易先生为词曲,耗时日之多,怕是无人出其左右。这是为什么呢?俞逊发先生技术技巧全面,更是前所未有,但为什么对此曲的处理达不到简广易先生的程度呢?我想来是如此的,俞逊发先生技术太过全面,技巧太过于扎实,而演奏此曲的时候,满了。也就无法达到那种意境。就像一个专业的演唱家,你让他去唱花儿,信天游,亦或是唱流行歌曲,多显得有些味道不足。这或许就是音乐为技巧所限。但是你能说,唱花儿的不好,或是歌唱家不好。所以现今人,就多了音为技巧所限。不论是传统乐曲,还是流行乐曲。所以很多演奏家,就另辟蹊径,相出了改编,以及增加实实在在的炫技成分,这也倒是解决之道。就如戴亚老师版的幽兰逢春,亦或是刘森老师版的小放牛,就是其中优秀代表。

  但是音乐真的就不能超越,我想不是的。这就涉及到了音乐中的思想文化艺术层次,如俞逊发先生的秋湖月夜,琅琊神韵。我想某一天一定会有人超过俞逊发先生的演奏,但这绝不会是出现在现今的年轻演奏家身上。这类曲子,涉及到了很多的文学修养以及对于生命的思考。就像曾经的仿写,写的是字,而非神,所以就像无数人演奏秋湖月夜,而终究感觉不到月夜泛舟,古刹钟声。但这又会回到音乐的本身,是表达,而不是技巧表演。我想大家听塔塔尔,几遍就会枯燥,而听秋湖月夜,经久不厌吧。就像俞逊发先生的姑苏行,为大家所赞,不纯粹是因为技术,而更多是先生表达出来的,园林景色,晨雾迷蒙,日出而惊园中鸟,鸟鸣人寻声。

  音乐最简单但也最复杂,但复杂的不是音乐,而是人心。就像我在学生时期,听老师讲解古诗词,我常常想诗人可能就是某一个瞬间的感悟,就被加上各种意向。而尤其是现代诗,更是如此。如朦胧派,如海子顾城,我想可能很多时候就是作者的灵感,而被加上各种思想。文章只不过是一个文字组合的游戏,而很多美妙的文字,却被后来人加入各种思想,以至于还活着的诗人,作家,当你问道他某个诗词文学作品的时候,他不表现的深沉,思想丰富点,都不好意思。而到这里我就想到了有记者问李敖,你写作需要灵感吗?李敖回到,妓女需要性欲吗?而音乐也是如此的,他只是音符间的组合,而被人却加入了各种自我的感觉。音乐的情感来源于什么?是人的思想,其实我觉得不然,最本质的莫过于就是音符间的组合,通过不同的组合表现出不同的韵律。就像从没有人教过我这样的技巧,三度的颤音很适合表演内蒙古音乐,而后跟老师的偶尔交流中,也发现老师也是持这种看法的,并且如果在内蒙古音乐的演奏者,稍微多添加点如此技巧,音乐地方性会更明显。而又中音域大跳至低音域,他会表现出明显的深沉。这是音乐,而不是思想。所以就同样两者,我们再做一个比较,如果一个江南丝竹,你运用更多的三度颤音炫技,你会觉得他好听吗?然后一个大跳,你加上历音炫技,他会好听吗?我想不会,反正我不会觉得好听。而现在的很多演奏者就犯了这样的问题。就像在江南丝竹里,有滑音,有指颤音的特色运用,但是需要逢音就用吗?这就像我亲身经历的一个笑话,那是配一个朋友找一个葫芦丝老师,那个葫芦丝老师还小有名气,当时他给我朋友讲月光下凤尾竹的时候,讲到16,然后他直接跟我朋友讲,以后无论什么曲子,碰到16,统一用下滑音。我当时吓得不行。

  技巧是服务于音乐,而非音乐顺从于技巧。一首好的音乐,让人听起来因是如行云流水,有强有弱,有虚有实,强弱相加,虚实之间。就像水墨画的留白,该留白的地方一定要留白,该浓墨的地方一定要着力。就像蛙声一片的齐白石老爷子画作,他直接就取材了山谷之间,蝌蚪一群。而表达竹乐的时候,也需要这样的处理,改善叙述的时候,就简简单单的叙述,不要技巧渲染,该是技巧表现的时候,就着力技巧表现,而不要改叙述的时候,技巧,然后该技巧的时候还是技巧,那音乐的本质,音乐的内涵置之何处,还不如直接听一阵锣鼓锵,鼓乐,但又话说回,即使如鼓乐、锣鼓锵他亦是有着明显特色的,节奏强弱表达方面是很有味道的。

13307233511点击咨询

相关栏目推荐

同类栏目推荐

详情介绍代表作连接线

各大品牌

热门
标签

聂艺林亲斫笛 顺笛专业版——“書”系 2019艺颗心笛——“信”系 中国顺笛品牌战略发布会 竹笛专业款笛尾 顺笛专业款笛尾 2019艺颗心笛——“令”系 聂艺林工作室 2019艺颗心两用笛——“智 竹笛定制款细节图 中国顺笛品牌战略发布会 顺笛定制款调性 顺笛定制款笛身 2019艺颗心三用笛——“善 顺笛专业款铜套 竹笛专业款全图 顺笛校园普及版——“诗 顺笛吹嘴 竹笛校园插口 竹笛校园笛头